首页 > 校庆专栏 > 校友作品
头条新闻
最新新闻
校友作品

浸在豆汁儿里的日子——有味道的大一

日期:2007-10-11 12:06作者:黄帅文章来源:05届沧州一中文科应届毕业生点击数:4250次
浸在豆汁儿里的日子——有味道的大一 黄帅(05届沧州一中文科应届毕业生,现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)
 浸在豆汁儿里的日子——有味道的大一

黄帅(2005届沧州一中高中文科应届毕业生,现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)

豆汁儿,是老北京人的一种传统饮品,确切地说,是封建社会平民百姓的一种大众饮品,廉价,粗糙,但却是北京老百姓的最爱,我想,这就是因为它具有独特而浓烈的味道,越喝越有味儿。喝着豆汁儿,咂咂嘴,仿佛品出了生活的酸甜苦辣。我在北大这一年多的生活,就好像被浸在一片豆汁儿的海洋中,是多种怪味的组合,多种味道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酸

酸是豆汁儿的第一显著的味道。这个酸是因为豆子经过发酵而产生的乳酸。这个酸和果酸比如柠檬酸比起来,味道还是有一定区别的。柠檬酸酸得很单纯,从一入口,单纯的C6H8O7分子就直接冲到你舌头的两侧——舌头对酸味的反射区,让你一酸到底,接着唾液就自然而然地流出来,甚至像个小喷泉一样喷出来,毫不含糊。但这酸就象闪电一样,所谓风驰电掣,来的快,闪的也快,吃完柠檬,喝点水,基本上嘴里就没有什么酸味儿残留了。而豆汁儿的酸则不然,它是迟钝而绵长的。喝一口在嘴里,开始并不觉得多么酸,需要过一会儿,才能感觉到舌头两边突然好像生出了一股酸味。然而这一酸,虽然发生的比较迟缓,但是却是你久久挥之不去的。就算你吃了糖,舌尖是甜的,但舌头两侧连着舌根一起,还是酸涩得让你浑身不自在。

刚上大学,给自己找了太多工作做的我,一开始把自己弄到了一片聒噪之中。开始并未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找了多少麻烦,多少自己根本不能应付自如的事情,还沉浸于泡沫经济带来的虚假繁荣中自我欣赏。那时的我,是一只生活在西伯利亚初冬的小熊。在一个晴朗的冬日午后,太阳慵懒地照到了我的山洞,冬眠的我苏醒了,望着太阳的笑脸,我错以为温暖的春天到了,于是爬出山洞,不再冬眠。可是,谁知道这才是冬天的开始,以后的日子,会越来越冷,而我,已然没有了退路,只能前进,否则就会被冻死。

刚上大学,自己以为自己一下子长成大人了,心中甚是得意,以为从此有了自己的天空,生活会和蜜一样甜。但是好景不长,就发现自己根本还是脱离不了简单幼稚——虽然从小算是博览群书历经波折的我一向自诩自己很成熟。于是乎陷入了绵长的酸味生活中。来到大学,一切都是新的。而青涩如我,对待事物,缺乏全面的视角,处理问题时,又没有了以往生活中得心应手的感觉。那样的力不从心,那样切实地感觉到自己的无奈。于是心里每天都是酸的,无可奈何地面对自己的无可奈何。感觉生活是涩的,和自己是那么地格格不入,没有一种有效的润滑剂让我们彼此之间能够充分地润滑,更不用说彼此接受了。于是要比别人更加辛苦地去打磨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同学享受着轻松惬意的休闲生活——据说这才是大学生活真正应有的状态,我说我无语,呵呵,其实,不如说是无奈。

    当然,小熊能给自己再找一个山洞,躲避风雪,但是我毕竟是一个倔强而骄傲的小熊,不愿退缩,于是幼稚青涩的我用自己的坚持走完了生命中最酸涩的年代。

其实,或许生活本身并不是酸涩的,酸涩的只是自己。

    后知后觉的豆汁儿酸,刻骨铭心的体会。

 辣

    一口豆汁儿喝下去,舌头上酸过之后,喉咙会感觉有点辣。这个辣不像辣椒,刺激口腔,吃了之后满嘴冒火,甚至起泡。豆汁儿辣刺激的是喉咙口那一层敏感细嫩的皮肤,持续地刺激,会让你感觉总是很想咳嗽。可谁知这清嗓子般的咳嗽,居然对这令嗓子又痛又痒的豆汁儿辣有减弱的效果,不知道是什么原理。但是,咳嗽一声往往只能抵挡一时,当又一阵辣袭来时,你还得咳嗽一声。如此一来一往,对你竟然有一种吸引,引得你不停喝,又不停地咳。

     大一这一年的生活中,总是会遇到好多刺激,挫折,虽然不是什么大风大浪,但是其数量和密集的程度,有时候也会刺痛我原本很坚强的心。工作,学习,情感上,都遇到了一些问题,常常是一波还未平息,一波又来侵袭,虽不是一时猛烈的狂风暴雨,却是持久的细雨迷离。这就使得我得不断地“咳嗽”:抵抗,解决,疲惫,刺痛,再一次抵抗,解决,疲惫,刺痛。就像离开温暖山洞却又不愿向风雪严寒和饥饿妥协的小熊,过着颠沛流离,曲折离奇的日子。最令人不解的是,这些刺激和打击居然慢慢变成了我生活中的必须,从某个角度来说,我甚至有点离不开这些东西,累了一年,痛了一年,苦了一年,但是,我仍感激上苍,让我有这些可累,可痛,可苦的事情,否则,生命会像一口枯井,了无生趣。

     这只执意要离开温室的小熊,就这样,在每一次徘徊孤单中坚强,在每一次受伤中告诉自己不许让眼睛里闪出泪光,居然就这么走过来了。身上和心里面虽然留下了伤疤,但是,小熊依然微笑着,因为它们就像书本上的字,教会了自己些什么,而且现在让小熊感到的,已经不再是疼了。

     生活本来就是辣的,我体味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一种而已。

     持续刺痛,以量取胜的豆汁儿辣,印记,永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甜

     一碗豆汁儿下肚,深深地吸一口气,居然会不可思议地感到隐约有一丝甜意。我化学水平有限,分析不出什么理性的科学根据,但是,我更愿意以一种感性的视角来分析这一切的味道。这三个味道,其实是相生的:酸生辣,酸辣混合生甜。因为青涩和幼稚的倔强,才会有这样多的刺激和挫折,而经历了这一年的酸涩和辛辣,得到点小小意义上的圆满,所以才会有微微的甜。

的确,现在的我,本身就可以产生一种润滑剂,协调和生活不能融合的因素,虽然还没有做到同生活的完全和谐,但是我想,豆汁儿酸的青涩,终究会耐不住我想长大的执著,渐渐淡去,终究有一天会向我妥协,从此不再纠缠我。而生活中固有的那些豆汁儿辣味的东西,有些已经不能再如以前那样,给我造成无尽的刺痛了。当豆汁儿的主味道在淡去的时候,混合而成的隐约的丝丝甜味儿就生出了。

或者,本来豆汁儿就是有甜味儿的,只是先前我没有尝到而已。

……

    现在是秋天了,遥想去年这个时候,窗外是快枯黄的叶,感伤在心中有一些,当风吹落最后一片叶,我的心就像飘着雪,这是个寂寞空旷而悲凉的季节。而今,仍是秋天,我,却没有了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感伤,又走过风吹的冷冽,心中的灯也不会熄灭,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。这一年浸在豆汁儿里的日子,给我痛苦,疲惫,但最终,却带我走上了人生的一个更高的阶梯。

 

小熊经过一个冬天的历练,长大了一些,强壮了一些。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味道,留下的痕迹,是能够让他受益一生的。

    转眼间,小熊的春天到了,天气会暖了,小熊或许可以松一口气,但是谁知道这个春天会不会有比冬天更恐怖的,呼啸而来任意肆虐的沙尘暴呢?

但是,小熊不怕,因为小熊经历过了豆汁儿味道的冬天。

 

    作者简介:黄帅,2005届沧州市第一中学高中文科应届毕业生。现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05级1班本科生 , 北京大学05年第一批被推荐入党的学生党员。现任:2005级1班班长;中文系团委组织部长;北京大学学生会常务委员会主任;北京大学健康饮食文化协会副会长;北京大学“我们”文学社编辑;北京大学奥运志愿者骨干学员;获得北京大学2005-2006学年社会工作奖、北京大学2006年优秀军训生等荣誉称号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

   

关注一中官方微信

地址:上海路南侧、狮城公园以南、河北工专以北、迎宾大道以西 市内公交车16路直达
博川网络提供技术支持
版权所有 沧州第一中学 Copyright © 2007 免责声明
冀ICP备19016029号-2 沧公备13090302000291

本网由:沧州市第一中学文宣处主办